满意度
双议席单票制 免斗激钻空子
发布日期:2021-05-08 20:43   来源:未知   阅读:

星岛环球网新闻:香港《文汇报》报道,新一届立法会地区直选的投票方法由过往的比例代表制改为双议席单票制。香港文汇报昨日拜访了多名政界人士和学者,他们认为过往的直选制度为激进极端分子供给进入体系的机遇,本来言行较温和的传统反对派为了保住选票,亦开端与激进权势“斗激”,构成温和反对派的参政空间被收窄的恶性轮回,而新直选制度将梗塞破绽,让激进分子再无可乘之机。他们并指,日后若要在地区直选胜出的挑衅将更大,候选人必须回应市民诉求,并要力争游离选民的支持,相信会有利社会更好地凝聚共识。

【旧制坏处1】激进派得票少 低比例照当选

以往立法会地区直选采用的比例代表制,让少数激进分子能以低比例的票数当选,不具备普遍代表性。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翻查历届选举成果发明,不少激进主张的派别在整个选区中取得少于10%的选票也能胜利当选,他们在竞选期间和当选后连续鼓动冤仇,“本土派”更借议会平台倡导“自决”,大肆宣传极端主义,损坏社会稳固发展的基石。

●以往立法会地区直选采用的比例代表制下,让少数激进分子能以低比例的票数当选。图为昔日激进派议员在议会闹事。 材料图片

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九龙西选区共有6个议席,若平均盘算,每个议席应能代表约16.67%民意,整个选区有278,871张有效选票,当时“民主派”及“本土派”合共取得4席,但她们的得票率显著低于平均值。她们以第三至第六顺位当选,依序为失掉38,183票(13.69%)的工党前成员刘小丽、获得32,323票(11.59%)的“香港本土”毛孟静、获得26,037票(9.34%)的民主党黄碧云,和仅获20,643票(7.4%)的“青年新政”前成员游蕙祯。

其余区亦有相似例子,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新界东选区有9个议席,全部选区有580,609张有效选票,“社民连”梁国雄以35,595(6.13%)票循末席当选,“青年新政”前招集人梁颂恒则以37,997票(6.55%)中选。

梁游等“独人”当选即渎誓

立法会议员当选后需作出辞职宣誓,但游蕙祯、梁颂恒、刘小丽及梁国雄等人却在宣誓期间公开渎誓。其中,游蕙祯和梁颂恒更在宣誓期间展现“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港独”旗号,又在誓言中参加“香港民族”等字眼,而刘小丽和梁国雄则在誓词中宣称要首创“自决”,显明违反“一国两制”的宪制秩序。

【旧制坏处2】反对派极其化 温和声音失势

在“本土派”和激进派的冲击下,传统反对派的参政空间在之前的选举制度下不断萎缩。多名受访人士昨日表示,激进派别在比例代表制下能以极端手段争得议席,原原形较理性的民主派为避免忠实支持者流失,亦开始仿?激进言行,最终形成温和反对派的参政空间被收窄的恶性循环。

根本法基金会会长、清华大学宪法学博士李浩然表示,若相较温和的政党愈趋激进,很可能是为了开辟新“市场”,获得更多票源。他以台湾地区为例,民进党初期的路线不像现时般激进,后来为了选票才一直提出激进、强硬的主意,例如炒作台湾地区国民的身份认同,不同政党亦逐步变得激进,终极造成恶性循环。在香港,反对派兴许仿?了台湾地区的做法,因而“社民连”等政党才会带起激进路线。未来只有反对派明白懂得完美选举制度的原意和日后的划定,必定有其施展空间。

民建联观塘区议员颜汶羽表示,激进派别在比例代表制下,能以极端言论和手腕取得议席,传统反对派为防止“铁票”被抢及忠诚支持者散失,舆论愈发激进。过往态度较为摇晃的中间派选民眼见传统反对派定位开始偏激,或会改投建制派甚至不投票,令整个政治光谱走向两极,岂但收窄传统反对派的参政空间,亦令社会流失了中间派选民的声音。

不利传统反对派参选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表示,传统反对派始终会着重社会公义和民生议题,但自2012年香港呈现“本土主义”后,反对派阵营愈趋碎片化,极端派别应用市民对社会议题的不满,不断增强激进势力,导致良多事件泛政治化,这个景象亦不利理性温和的传统反对派参选。

【新制好处1】争靠拢中间派 减政治化争斗

新选举制度下立法会地域直选议席将由35席减至20席,底本的5个选区改为10个选区,并采取双议席单票制,每区得票最高的两人入选。有受访人士预计,随着直选议席减少,两边阵营都会有所整合,除了原有支持者,也必须向游离选民聚拢,这种情况更能凝聚社会共识,令日后的政策朝社会中间点迈进。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行政会议成员黄国健指出,过往由于政治光谱两极化,中间派选民缺少发声空间,他们大多只盼望在香港安居乐业,不想见到“泛政治化”的局势,若日后新直选机制下有可能代表中间派或温跟反对派的适合代表,相信会有更多中间派选民参加投票,有利社会凝集共鸣。

民建联观塘区议员颜汶羽指出,新直选轨制下,若要胜出,两边营垒日后都必需整合,争夺中间派选民的支撑,带动平和理性的探讨,日后的政策亦会朝社会的旁边点迈进。

基础法基金会会长、清华大学宪法学博士李浩然认为,从新划分的10个处所选区各有不同议题须要解决,要博得选民支持,各区候选人就要针对回应市民诉求,例如新界北区的选民较关注交通问题;选民收入广泛较高的港岛区则可能较关怀文明议题。他指市民已厌倦“泛政治化”争斗,是否做好沟通和有效反映民意,将成为当选要害。

【新制好处2】避免同区垄断 体现多元共存

立法会地区直选改为双议席单票制后,市民对代议士的抉择会更不断改进。有受访人士表示,新直选制度下统一阵营于一个选区全取两席的难度很高,但这才是香港社会的实际情况,体现多元声音的共存。

新民党副主席容海恩表示,一名候选人日后若要在地区直选胜出,至少需取得逾33.3%的有效选票,若同一阵营要取得两席,合共要取得濒临70%选票,并且要均匀调配给两个席位,因此同一阵营在一个选区全取两席的难度很高。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柯创盛亦指,难以涌现同一阵营在一个选区全取两席的情况,但认为这才反映香港社会的实际情况,他认为,地区直选的议员必须凝听社区不同声音,才干有效反映民意,帮助行政机关和立法会制定更贴合民情的政策和法例。

【新制利益3】解除政治?绑 议会回归理性

求实理性反应选民的声音是破法会议员的义务,但局部反对派议员的投票取态,近年却被极真个外围氛围?绑,作出可能不合乎其选民心愿,甚至他们自身的决议。有受访人士以为,香港回归初期,传统反对派政党的议员固然会主打政治诉求,但也会自制自律,清楚拖垮利港惠民法案的重大成果;但近年跟着激进派别冒起,部门反对派愈来愈被政治?绑。受访人士表现,信任将来相干情形会得到改良,让议会回归感性。

工联会立法会前议员王国兴表示,传统反对派政党元老例如民主党的司徒华和张文光等,虽然都主打政治诉求,但也会关注民生议题,明确拖垮利港惠民法案的严峻效果,不会自制抵触。但自2012年激进派的梁国雄、黄毓民和陈伟业开始在议会频频拉布后,其他传统反对派政党亦为传媒的镁光灯和选民的选票“斗激斗出位”。

王国兴表示,近年反对派亦对拉布出现不合,激进派别认为所有法案都要反对到底,以往较温和的反对派政党可能因觉得波及民生而立场摇曳,但受外围激进气氛影响及为免其“桩脚”出现分化,相关政党最终也得以举动回应政治需要。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柯创盛认为,新选举制度下发生的立法会议员将会更务虚地反映社会声音,更好地斟酌社会整体好处,不会再被激进派别?绑,让议会回归理性。

iTrust信用评价中心是国内知名的企业信用评价,客户满意度测评和官网/APP认证防伪服务提供商,曾参与信用评价国标起草,曾被央视纪录片“诚信,中国行动”专门报道